元妃省亲读后感 元妃省亲赏析

时间:2021-04-13 15:22:49 作者:admin 7786

《红楼梦》贾元春省亲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元春省亲,为贾府带来了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但这不过是个虚名。贾府为了买这个虚热闹,耗费巨资,仅过两年,经济便呈现出捉襟见肘之势。元春省亲令贾府陷入财政困窘的沼泽,是家族颓败的推手,元春省亲不是好事。

贾府为迎接省亲斥巨资兴建大观园、采买人、物

元春省亲的消息是在第十六回贾琏和凤姐、赵嬷嬷的谈话中引出来的。凤姐提到太祖皇帝仿舜巡的故事,赵嬷嬷道:

“嗳哟哟,那可是欠载稀逢的!那时我才记事儿,咱们贾府正在姑苏扬州一带监造海舫,修理海塘,只预备接驾一次,把银子都花的淌海水似的!”

接着又说:

“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嗳哟哟,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泥土,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

贾府接驾一次,“银子都花的淌海水似的”,甄家接驾四次,“银子成了泥土”。可见接驾就是烧银子。

凤姐听赵嬷嬷说甄家接驾的盛况,说:“只纳罕他家怎么就这么富贵呢?”赵嬷嬷说:“告诉奶奶一句话,也不过是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

赵嬷嬷这话并不准确。历史上的曹家为接驾康熙皇帝,落下巨大的亏空,曹家后来一直没能补上。可见,这笔消耗,绝大部分由接驾方承担。

冷子兴在第二回说贾府:“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 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架子虽未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贾府的现状已呈颓势,在这一前提下还得耗巨资接驾,无疑是雪上加霜。

曹公没有具体交代修建资费,第十六回:

其山石树木虽不敷用,贾赦住的乃是荣府旧园,其中竹树山石以及亭榭栏杆等物,皆可挪就前来。如此两处又甚近,凑来一处,省得许多财力;纵亦不敷,所添亦有限。

大观园占地三里半,大大小小的建筑有十几处,其中还有巍峨壮丽的大观楼,所谓“所添亦有限”,不过是省了竹树山石、亭榭栏杆的费用。

第五十三回,贾蓉对庄头乌进孝说:“头一年省亲连盖花园子,你算算那一注共花了多少,就知道了。”

即便无法获悉修建的费用,亦可从贾蓉的话外之音得知盖花园子是笔不小的费用。

除了修建大观园之外,另外还有各处的装点费用及采买戏班、小道士、小沙弥等费用。

第十六回,贾蔷向贾琏报告即将去苏州采买戏班的女孩及置办乐器行头,贾琏问:“这一项银子动那一处的?”贾蔷道:

“才也议到这里。赖爷爷说,不用从京里带下去,江南甄家还收着我们五万两银子。明日写一封书信、会票我们带去先支三万,下剩二万存着,等置办花烛、彩灯并各色帘栊、帐幔的使费。”

贾蔷这里只说了耗费的极少几处,已经动用了五万两白银。

元春归省,坐在舆内观看大观园:“只见园中香烟缭绕,花彩缤纷,处处灯光相映,时时细乐声喧,说不尽这太平气象,富贵风流”。见园内如此豪华,元春默默叹息奢华过费。

臭正三刻,太监请驾回銮,元春满眼含泪,又勉强堆笑,叮嘱贾母等人无须挂念,又说:“倘明岁天恩仍许归省,万不可如此奢华靡费了。”

五十三回,贾蓉说:“再两年再一回省亲,只怕就静穷了。”贾府这次接驾,已然倾尽全力,假如真像元春所说“明岁天恩仍许归省”,贾府已无力再复制此等盛况了。

省亲完毕,遗留的消耗仍在

元春乘坐豪华的銮舆回宫,为她省亲而置办的一切都留在了贾府,成为贾府日常消耗的一部分。

戏班那十二个女孩住在梨香院,由贾蔷管理,何婆子、柳嫂等人专门伺候。直到五十八回,宫里的老太妃薨逝,才将戏班遣散,有八个女孩留在贾府为婢。

贾政原本想将玉皇庙和达摩庵两处的十二个小沙弥并十二个小道士挪出大观园,发往各庙去分住。由于贾芹之母周氏求凤姐为贾芹谋事,凤姐便对王夫人说:

“这些小和尚、道士万不可打发到别处去,一时娘娘出来就要应承。倘或散了,若再用时,可是又费事。依我的主意,不如将他们竟送到咱们家庙里铁槛寺去,月间不过派一个人拿几两银子去买柴米就完了。说声用,走去叫来,一点儿也不费事呢。”

贾芹领到这活儿,先支领三个月的供给,“白花花二三百两”。从此以后贾芹管着这些和尚道士的分例银子,自己每月也有分例。依仗着这些钱,在铁槛寺为王称霸,夜夜招聚匪类赌博,养小老婆。

小红在分人进大观园的时节,分在怡红院,当时宝玉、黛玉等人尚未搬入园中居住。既然怡红院无人居住时已分派丫鬟看管,可见几处重要的馆舍得有人打理。

第七十六回,黛玉、湘云联诗凹晶馆,凹晶馆平时少有人来,而这里也有两个婆子看管。可见大观园里的房舍,无论有没有人居住,都有专人看管。

宝玉、黛玉等人入住大观园,每一处都为他们添了两个嬷嬷、四个丫鬟。另外,还有巡夜、门房、厨役等人员。

自大观园兴建,仆人的需求量就增加了,而这些都是原本没有的开销。

由于贾府的消耗过大,就连不留心俗事的黛玉也能感知到“出的多进的少,如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

到七十二回,贾府里各自经济窘状都暴露出来了。

王夫人为了贾母的生日,急了两个月,想不出办法来,后来还是凤姐提议将后楼上四五箱大铜锡家伙弄出去换了三百两银子。

凤姐屋里的自鸣钟卖了五百六十两银子,没半个月就用完了。

夏太监派小太监来索要银子,凤姐拿出两个金项圈押了四百两。二百两交给小太监,另外二百两拿给旺儿媳妇,命她置办八月中秋节。

因房租地税须到九月至,为解燃眉之急,贾琏央请鸳鸯将贾母的金银家伙偷运一箱出来典押,暂时支腾过去。

一向寡言的管家林之孝,也在这回对贾琏说:

“‘一时比不得一时’,如今说不得先时的例子,少不得大家委屈些,该使八个的使六个,该使四个的便使两个。若各房算起来,一年也可以省得许多月钱米钱。”

第二回,冷子兴说贾府“外面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而这时候的贾府尚有能力举办盛大的省亲仪式。至七十二回,不过两年的时间,贾府便开始以抵押遮羞了。

贾府就像一盏灯,灯油原本已所存不多。而元春省亲,加快了灯油的燃耗速度,油尽灯枯提前到来。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